•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 |
  • 中国成人教育协会主办

家庭教育重在“治未病”

作者:金德江   来源: 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6日

  中医认为人的疾病存在“未病”“初病”和“末病”的不同状态,其实家庭教育也存在类似的三个阶段。

  传说魏文王曾求教于名医扁鹊:“你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谁医术最好?”扁鹊回答:“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魏文王不解:“那为何你名气最大?”扁鹊解释说:“长兄擅治未病,防患于未然,当事人没有感觉,所以名气只在家里;中兄擅治初病,病症初显就能药到病除,所以名气只在乡里;我擅治末病,在病情严重之时,大家看我经脉穿刺、用针放血、以毒攻毒,或动大手术,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缓解或治愈,所以我名闻天下。”

  如果家长具备基本的育儿素养,就可给自己“治未病”。当然,由于教育的复杂性和社会影响的多样性,大多数家庭教育总是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问题,犹如“初病”,这时如果能够及时“治疗”、有效指导,则可避免问题进一步加剧。一旦到了“末病”阶段,则需要依靠专业的机构来解决,这时候付出的代价往往是沉重的。类似的极端案例经常见诸报端。

  可见,家长教育是“治未病”的关键。

  家长承担着家庭教育的主体责任,提升家长的教育水平,是最重要却也是容易被忽视的环节。目前家长的家庭教育能力普遍处于较低水平,亟待整体提升,就像当年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一样。

  如何整体提升家长的教育水平,是“治未病”的关键,也是一个巨大的难点。由于东西部的差距、城市与农村的差距,家庭基数之大、情况之复杂,要做到普及性提高,如果没有政府的推动,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商业机构固然可以为一部分家庭提供服务,但会造成更大的教育不公,原本重视家庭教育的家庭获得更多的学习机会,而对家庭教育缺乏认知和学习意识的家庭则会停留在原地,其间的鸿沟会进一步加大。所以,在家庭教育发展的初级阶段,必然是以政府为主导的模式。

  困境在于,当下的家庭教育生态,一方面处于政府主管部门多龙治水的尴尬境地;另一方面资源投入严重不足,政府推动并非易事。有的县级教育部门只有几万元家庭教育经费,地级市也只有几十万元。政府部门各自为政,不仅投入严重不足,还会因为重复建设造成有限资源的浪费。

  同时,最接近学生的教师具有指导家长的天然优势,为教师赋能是“治初病”的有效途径。教育部文件赋予了教师家庭教育指导的职责,但绝大多数教师并没有经过家庭教育指导的专业培训,教学工作本来就很繁重,很多年轻教师自己还没有当家长,额外增加一项并不擅长的工作,结果可想而知。

  国家的“十三五”家庭教育规划中,明确规定“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切实加强对中小学、幼儿园、中等职业学校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导管理,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作为学校和幼儿园工作的重要任务,纳入师资培训和教师考核工作”。对教师进行赋能,让教师具备基本的家庭教育指导素养和技能,最有效的方式是在教师的继续教育中增加家庭教育指导的内容,给予一定的学分。上海市奉贤区、苏州市教育局等教育部门已先行先试,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无论是家长教育还是教师赋能,都绕不开师资和课程这两个核心要素。家庭教育领域的优质专家资源非常有限,相关科研成果也非常少,要做到全员普及的家长教育和教师培训,既缺专家也缺课程。因此,借助互联网手段是必然选择,以信息化推动家庭教育科学化是最优选择。

  家庭教育重在“治未病”,其次是“治初病”,重心在前端而非后端。“治末病”虽扬名,然为时过晚。“治初病”虽非朝夕之功,然赋能教师,改善生态。“治未病”虽不易,但惠及家家户户,不可不为。

  (作者单位:上海家培教育科技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