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 |
  • 中国成人教育协会主办

程仙平: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趋向与对策——基于资源配置的视角

作者:程仙平   来源: 社区教育大讲堂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7日

作者简介:程仙平(1981-),男,安徽怀宁人,硕士,浙江省社区指导中心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老年教育、教育政策研究。

摘 要:城乡二元化社会结构宏观背景下,政策保障错位,服务供给断裂和需求满足失位等多因素和效应叠加制约着城乡老年教育资源配置公平正义,进而引发以城乡失衡为显著特征的我国老年教育发展不平衡问题。城乡均衡发展是我国老年教育事业发展自我诉求和实践需要,城乡一体化、公共服务均等化、成功老龄化等理论基础主张从政策城乡衔接, 供给城乡协同和老年素养城乡体系化三个层面上把握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内涵要义,建议以构建城乡政策框架、推进城乡共享、推动智慧化、促进教养融合以及 建立课程体系等五个方面优化城乡老年教育资源合理配置,满足适应城乡老龄群体的终身学习需求,达成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

关键词: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资源配置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 2019 年度教育部重点课题“城乡老年教育均衡发展监测研究——以长三角地区为例”(编号:DKA190449),主持人:程仙平。

中图分类号:G72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1-7518(2020)06-0119-08

当前我国老年教育事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态势,初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多类型、多层次、多形式、多手段老年教育框架体系”[1]。老年教育在我国老龄化战略中的作用日益显现,但“老年教育发展过程中的不平衡性也愈发突出”[2],城乡失衡已经成为我国老年教育发展不平衡中尤为突出的问题。 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对优质教育资源有着更高层次的需要。 “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这需要着力解决好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不断扩大社会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教育资源合理配置是落实教育公平的重要保障,更是教育均衡发展的前提条件。为此,解决好老年教育发展不平衡问题促进其城乡均衡发展迫在眉睫。

一、问题提出:城乡老年教育发展研究背景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人口年龄体量和结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老年人口规模逐年扩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截至 2018 年底全国 60 周岁及以上人口达 24949 万人,占总人口的 17.9%。 其中, 65 周岁及以上人口 16658 万人,占总人口的 11.9%。人口老龄化已成为我国一项基本国情,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有效应对我国人口老龄化,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亿万百姓福祉”。目前,“通过老年教育的杠杆联动作用促进老龄化问题解决”是我国社会的普遍共识和公共政策。

老年教育是我国老龄事业发展的重要内容和工作手段, 以老龄群体为主要教育和服务对象,基于对老年人生理和心理发展特征和规律的基本认识的前提下,以满足老年群体生存生活生产需求的综合性社会教育,主要包括正规教育、非正规教育以及非正式教育。 总体上,“满足个体需求,提升个体的生命质量和全面发展”[3] 是老年教育的主体价值。现阶段,发展差异、不均衡乃是我国老年教育发展的最显著特征。其中,老年教育发展城乡失衡,已经成为制约和障碍老年教育可持续性发展最大因素。源于城乡二元化发展的社会结构,“我国各地区乡村老年教育落后是共性问题”[4]。“理国要道,在于公平正直”,追求老年教育事业公平正义,促进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是落实社会公平的重要任务。毋庸赘言,老年教育均衡发展是教育均衡发展的下位概念,是教育均衡发展理念在老年教育领域上的运用与落实。 教育均衡发展的本质是追求教育平等,实现教育公平。知识论而言,教育均衡是指“在教育公平思想和教育平等原则的支配下,教育机构和受教育者在教育活动中有平等待遇的理想和确保其实际操作的教育政策和法律制度”[5],其最基本的要求是“教育机构和教育群体之间,平等地分配教育资源,达到教育需求与教育供给的相对均衡,并最终落实在人们对教育资源的分配和使用上”[6]。从实践上看,教育均衡主要表现在公平的入学机会、平等的受教育过程、公平的教育结果三个方面。当前教育均衡发展研究更多聚焦对学前教育、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发展的分析,鲜有涉及老年教育,这与老年教育发展的时代背景和丰富实践相背离。

结合我国老年教育实践,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是指落实社会正义, 遵循教育均衡发展指导思想,追求老年教育城乡间公平发展,适应和满足城乡老龄群体对优质公平的终身学习需求,达成全面自由发展。教育均衡的核心是教育资源配置是否合理、公平和科学,“教育资源作为教育的核心要素, 其配置方式与结构日益成为影响我国教育事业发展乃至社会公平的重要因素”[7]。  现阶段,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基本目标,即科学合理配置城乡教育资源,为每个老年人提供“ 量身定做” 的教育服务,满足适应终身学习需求。至此,本研究拟以资源配置为切入点,从政策保障、教育供给和需求满足三个层面考察城乡老年教育发展现状(见表 1),期待概括出城乡老年教育发展的全景图。

1.jpg

表 1  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分析框架

研究方法上,主要是通过问卷调查、座谈访谈、工作调研三种形式,抽样选取长三角地区 4 个县级城市为研究样本,对其城乡老年教育发展现状进行综合考察与分析。 其中,问卷调查采用全面调查方式, 问卷一重点把握各地老年教育工作开展情况, 问卷二重点获取老年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情况,问卷三重点收集老年学习者基本情况;实地调研主要是在问卷调查基础上,差异化选择县-乡镇(街道)-村(居)各级各类办学机构实地走访;访谈主要在社会调查、实地调研基础上,主要和教育行政管理者、老年教育工作者以及老年学员间开放式座谈,全面有效收集老年教育工作的困境及潜在需求。

二、现状审视:城乡老年教育发展问题分析

在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时,我国老年教育事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日益严重。 在聚焦老年教育“一票难求”的同时,社会更应关注老年教育事业的公平正义,有效破解老年教育城乡发展失衡问题,推进老年教育水平高质量发展。 资源配置是老年教育与经济、社会间的关键问题,也是现阶段推动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重点内容。 《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 年)》提出 “到 2020 年,全国县级以上城市原则上至少应有一所老年大学,50%的乡镇 (街道) 建有老年学校, 30%的行政村(居委会)建有老年学习点”[8],这一发展规划所某种程度上间接折射出我国老年教育资源配置城乡失衡的严峻事实。

(一)老年教育政策保障错位

城乡间发展不平衡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特征事实,城乡公共服务资源分配方面存在着多层次的失衡问题,“教育落差是其中的重要表现”[9]。

改革开放后,我国在经济建设“ 效率优先” 的影响下,包括教育在内社会公共政策明显倡导“城市化取向”、“精英化取向”和“非均衡化取向”,这一政策 价值导向下直接造成包括老年教育在内的农村公共教育存在着先天性不足,资源配置能力严重被弱化。在教育行政部门看来:“教育向来坚持城市优先发展,在制定工作政策、编制经费预算以及招聘师资力量上都有这种政策惯性。 从各地管理职能看,基层上绝多数把老年教育纳入到成人教育管理范畴内, 这直接导致老年教育在整个教育体系弱化与忽视。仅有的行政财权同样优先考虑城区的老年人,显然是‘僧多粥少’,多数时农村地区的老年教育则处于考虑之外”。 把老年教育纳入到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被视为各地推动老年教育事业优先选择和重要举措,但调研发现农村地区中已将老年教育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的比例(31.3%) 远低于城区(61.9%)比例,鲜活的数据进一步说明我国农村地区老年教育发展政策保障落后于城市地区。就发展轨迹而言,我国老年教育起源于城市的退休老干部福利式教育,其政策设计和教学内容更多是指向城市的老龄群体,对于农村老龄群体关注则相对较少。 老年教育政策价值取向的一系列错位, 导致了具体工作举措上城乡差距的现实困境, 直接造成城乡老年教育的机构地理位置、教育设施的布局存在不同程度的失衡现象。“全县范围,城区有老年大学、老年电视大学以及各社会力量举办的老年教育机构,此类机构有 15 所,多数都是独立设置。 农村地区的老年教育机构;乡镇级统一依托成人文化技术学校,村居级依托文化礼堂、居民服务中心等机构,没有独立机构设置,机构数量明显少于城区。正如此,城区老年教育有相应的财政预算, 而农村地区多数依靠其他工作经费或单项拨款”, 这位基层老年教育工作者通过老年教育机构城乡数量对比展示出真实情景。在已把老年教育纳入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地区中,由于政策指令多数是原则性与指导性的要求,并没有对老年教育的责任予以行政法规、法律法规形式的明确界定,因此老年教育公共政策的有效性和执行力受到各地政府主客观因素的约束,有些政策内容在基层尤其是农村地区执行落实效果欠佳,不尽人意。

(二)老年教育服务供给断裂

在我国教育供给制度上,由于过度强调政策的效率优先原则, 将教育资源集中投放到城市地区。这一非公正性的资源配置机制,造成了包括老年教育在内城乡教育的巨大差异化,城市地区教育的经费投入、条件保障、人员编制等均明显优于农村地区。同样,源于老年教育政策保障错位,导致公共教育资源配置由于制度性缺失带来一定程度的损耗, 大大降低了农村地区老年教育的供给效率。 “在老年教育发展进程中,资源配置不均等的现象普遍存在”[10],“老年教育资源建设主要集中在城区, 尤其是老城区,基层农村老年教育资源严重匮乏”[11],农村地区的教育资源配置能力严重滞后老年学习需求。 调查发现:城区各级各类的老年教育经费投入多数已统一被纳入当地政府财政预算,而乡镇一级的老年教育办学存在预算不足或无预算的困境,办学经费尤为紧张或缺乏(见表 2)。

2.jpg

表 2 老年教育办学经费预算城乡对比表

“由此业已形成的城乡老年教育办学经费投入机制及其他教育资源的差距问题并未得到真正改善,学校设施、教育场地、网络平台等基础硬件,管理队伍、师资力量、课程资源等必要软件,都存在着较大差距”[12]。 亦有研究成果指出,我国老年教育发展“呈现市级高水平,但县(区)乃至乡镇(街道)、行 政村(居委会)却发展不足。 同时,由于缺乏有效的沟通、协调与合作,市、县(区)、乡镇(街道)、村(居委 会)四级老年教育处于‘支离破碎’的状态”[13]。 以老年学习者距离老年学校路程为例(见表 3),可以窥探出城乡老年教育服务覆盖率差异化和不平衡。这点在其它研究成果中也得到证实:“从师资建设能力、场所配置能力、办学能力三个方面调查发现,老年教育机构具有服务能力城乡极不均衡”[14]。

3.jpg

表 3 老年教育服务覆盖情况城乡对比表

(三)老年学习需求满足失位

由于城乡二元结构, 我国城乡居民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有着较大差异性,其中城乡老龄群体的老年期各类需求也呈现着不同质现象。具体到老年教育而言,当前我国老年教育课程建设趋向同质化,与老年人学习需求的契合度较低,尤其对农村地区老龄群体的特殊性和个性化学习需求关注严重不足。 同时,对老年人力资源开发缺乏应有的重视,“我们课程内容比较偏向于老年人的康乐,对老年人的技能培训关注较少”。 城乡老年学习者对教育内容均存在不满意现象(见表 4),在不满意原因选项中“课程内容不符合要求” 的比例, 农村地区(48.23%)比城区(31.05%)高。 我国老年教育起源于城区,或多或少存在着迎合老年人休闲娱乐需要的倾向,在教学方式和课程设计上更多地侧重居民的闲暇养生等需求,而对于农村居民向往“课程内容上需要更多有农作物相关知识,现代生活方式以及孙辈教育等问题”的需求则关注过少。

4.jpg

表 4 老年学习者教育满意城乡差异对比表

需求产生动机,学习需求是老年教育发展核心内容,“老年教育发展与老年人学习需求相匹配,包括老年教育的数量、质量和结构与老年人学习需求的广度、高度和结构相对应”[15]。 同样,需求满足影响个人幸福感。 有研究成果指出“教育和人们幸福感二者间呈现正向关系,教育活动能够改善人们的前景认知、自我控制感和成长潜能,进而有助于增强幸福感”[16],但“城乡教育差距不仅直接降低了农村居民幸福感知,还能够通过城乡收入落差和降低社会阶层认知方式对农村居民幸福感产生消极影响”[17],这些在老年教育领域都能得到了进一步证实。

综上所言,老年教育非均衡发展是多种因素和效应叠加的结果,是老年教育发展过程难以逾越的阶段过程。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建设,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是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建设的题中之义,保障全体老龄群体享受公平高质量的终身学习乃是重要内容。

三、理论依据: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多重要义

老年教育仍是一项新鲜事物,其研究处于探索阶段。推动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更需要厚实的理论基础和实践探索予以支撑,才能更好地实现老年教育资源在城乡间的优质公平流动配送。 为此,借鉴城乡一体化、公共服务均等化、成功老龄化三个理论基础从教育政策、资源供给、核心素养等方面探讨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内涵要义,试图厘清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趋向,科学指导我国老年教育事业均衡发展。

(一)城乡一体化要求老年教育政策城乡衔接

实现城乡社会的和谐健康发展,离不开城乡一体化的体系支撑。城乡一体化是我国社会发展的重大战略和政策纲要,涉及到社会经济、生态环境、文化生活、空间景观等多方面。 城乡一体化概念是伴随我国社会变革而逐步形成和固化,旨在“破解制约城乡关系发展的二元结构,统筹城乡发展、促进资源在城乡之间的合理流动与优化配置”[18], 实现城乡社会生活同质,共同富裕,共同发展。 为此“破解城乡教育二元结构,推进和实现城乡教育一体化必须从改革制度入手”[19], 这要求建立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 推进城乡教育要素平等交换、合理配置,推动城市教育公共服务向农村地区流动和延伸。

优质教育资源是推动教育事业发展的必备要素,城乡一体化“为平衡城乡教育资源,实现城乡教育资源的共建共享创造了契机”[20]。 为此,建立城乡教育一体化的制度体系[21],增强老年教育政策的城乡衔接, 统筹城乡老年教育发展一致性和连贯性。强化老年教育的政府责任和统筹权责,建立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政策框架,加强城乡老年教育资源的流动配送制度顶层设计,协调和解决工作推进的重大问题,增强城乡教育公共政策一体化和协同化,进而达成精准施策。

(二)公共服务均等化要求老年教育供给城乡协同

“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国家现代治理的一项重要内容,衡量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制度的公平正义程度”[22]。 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明确指出“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指全体公民都能公平可及地获得大致均等的基本公共服务,其核心是机会均等,而不是简单地平均化和无差异化”[23]。 自 2005 年以来,我国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有序推进,促进了社会成员的机会平等、缩小贫富差距、实现了社会公平正义。城乡居民基本权益均等化是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前提[24], 也是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责任核心。作为满足城乡老龄群体的终身学习需求的教育形式,老年教育早已成为城乡公共服务重要内容,唯有遵循均等化价值导向方可实现城乡精准供给。

公共服务均等化内涵要义要求老年教育“从教育权利与机会均等、教育资源配置均等、教育质量均等和教育目标”[25]四个方面实现均等化。 就城乡老年教育发展实践而言,当前落实“公共服务均等化”最为迫切的是推进老年教育资源供给的城乡协同,积极推动老年教育供给侧改革,加强优质文化教育资源社会开放度,建立健全城乡社区教育资源共建共享机制; 构建城乡终身学习资源配送体系, 探索线上线下、立体化、全方位的学习资源配置机制,促进优质的城市地区文化教育资源向农村地区转移聚集,建立互动互通、资源聚集、信息反馈的共享互动渠道。同时,激活社会市场力量,广泛吸纳各类优质社会组织参与城乡老年教育,积极推进我国老年教育事业市场化进程。

(三)成功老龄化要求老年素养城乡体系化

“成功老龄化或许是概括最全面的老龄化应对  战略”[26],“该理念积极倡导将老龄化现象放在更为广阔的社会背景中讨论,不仅强调老年人健康的重  要性,也认为老年人参与生产的意愿、能力与权利应 得到尊重与保障,还强调要重视实现成功老龄化的  过程及结果”[27]。 “成功老龄化”的社会能够有效地通过老年教育的普惠式、基层化和多样性等,提升老 年人素质,维系老年人个体和外部世界建设性的平  衡关系或者说良性的互动关系,实现老年人价值的  最大化。  换言之,成功老龄化要求老年教育更加关注老年人的生存生活能力,注重人与社会互动关系, 故此核心素养能够成为未来老年教育发展的重点方   向,可以促进老年教育城乡均衡达成成功老龄化。

有研究成果表明,老年核心素养是“集主体性、发展性和社会性三位一体的综合性素养,培育老年核心素养是推动老年人全面持续发展的引领力量, 对营造幸福晚年、建设和谐社会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28]。 这提醒我们在推动老年教育发展,要从“文化底蕴、自主乐龄和长者风范”[29]三方面加强老年人“核心素养”培育,快速地对城乡老年人学习需求进行有效捕捉、甄别、分类、筛选、传递, 坚持供需互动、分层分类原则建立老年教育课程体系,有效地帮助老年人“ 通过学习形成一种反思型的思维模式并思考生命的深层涵义”[30]。 同时,在推动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尤其补齐农村地区老年教育短板时要注重多维视角中把握和规划老年教育发展模式,倡导老年学习和生活高度融合,有效实现精准服务。

我国老年教育尚处于发展阶段,基于城乡一体化、公共服务均等化、成功老龄化三个理论基础解析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多重要义(见表 5),实现城乡资源配置的相对均衡的核心追求,达成公平、高效、优质的城乡老年教育发展态势。

5.jpg

表 5 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多重要义

四、路径选择: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对策建议

城乡均衡发展是我国老年教育均衡发展的初级阶段,旨在完成城乡老龄群体共享平等优质的终身学习机会,乃是今后一段时期我国老年教育发展的行动战略和政策导向。

(一)构建老年教育城乡政策框架

基本公共服务政策化是增强基本公共服务质量、效益和群众满意度的重要体现。 实现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最终目标,政策保障规约教育资源配置尤为关键。其一,建立以政策导向为基础,以政策工具为保障,以公共教育服务为核心,统筹规划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政策体系。各级政府通过承担政策导向责任,建立城乡统一的公共服务供给制度,为老年教育的发展提供良好的社会氛围和政策引导;建立健全统筹有力、权责明确的城乡老年教育管理工作体制,以倾斜和补偿相结合完善农村老年教育发展的保障机制,引导城乡老年教育的健康发展;其二,构建城乡一体的教育公共财政保障制度,优化多元化经费投入机制,制定各级各类老年教育单位办学条件的基本标准以及人均拨款标准; 其三,以教育供给侧薄弱环节为突破口,引导社会力量参与老年教育事业,制定政府购买老年教育服务的行业标准和运作监管机制, 营造由政府部门、服务对象和社会主体等各方力量共同参与的立体监管格局,充分发挥“三位一体”监管机制的内在支撑效能,增强城乡老年教育供给效能。

(二)推进老年教育城乡共享

教育资源共享既是老年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体现,也是推进社会公平发展的有效路径。其一,推进资源共享法制建设和制度建设,完善政府资源管理机制,建立包括政府、社会、教育机构三者相互合作、有机协调、系统开放的资源共享工作机制,加快老年教育教育资源城乡合理配置;其二,引入市场机制,完善教育资源有偿共享体系建设,充分调动各类教育机构共享资源的积极性,全面提高教育资源共享效果;其三,制定农村地区老年教育薄弱发展补偿性和针对性干预措施,制定落实城乡老年教育在师资力量、 课程资源和网络技术等方面结对帮扶机制。 尤为可行的是,建立老年教育共同体或协作组织,推动城乡老年教育机构、养老服务机构等通过互帮互助、 共同发展的形式推动老年教育均衡发展。 如建立老年教育协作组织,为解决老年教育布局不合理、发展不均衡等问题,哈尔滨市整合全市55 个老年教育机构以及养老服务中心成立老年教育集团[31],致力解决农村老年教育资源紧缺问题。

(三)推动老年教育智慧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不懈推进教育信息化, 努力以信息化为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人类发展实践证明,现代信息技术成功运用能够削弱城乡鸿沟效应。 当前,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推动供给侧改革已经成为老年教育发展重要趋势。尤为重要的是,建构包括数据搜集、共建共享、供给咨询和效果评估一体化的城乡老年教育的信息技术支持工作机制,提高城乡老年教育资源覆盖率。 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数字技术通过数据挖掘和统计分析方法,精确挖掘和收集城乡终身学习需求动向;基于供需互动理念,畅通供需双方有序沟通渠道,建立包括老年学习者、服务供给者、监督者等信息资源在内的公共服务智慧平台,以信息技术实现城乡老年教育公共服务的精准化;创新老年教育学习途径, 推行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混合学习模式,使老年学习者获取更多实效性强且与自身个体差异相一致的学习资源。 推动老年远程教育发展。探索“互联网+”教学模式,促进数字化学习资源跨区域、跨部门共建共享,加快优质老年学习资源对农村地区的辐射。

(四)促进老年教育教养融合

结合当前城乡老年教育实践,要积极倡导教养 融合。 “老年教育,是战略性的养老方式”[32],“教育养老,是以政府为主导,老年个体、社会为辅助,通过对老年人口实施不同层次、 内容与形式的教育, 来满足老年人口的精神养老需求,提升老人人口的  整体素质和养老质量的一种养老方式”[33]。 积极构建“以教促养”为导向、“教养融合”为手段,“居家— 社区—机构”的“三位一体”城乡老年教育发展模式, 鼓励和引导更多社会养老机构参与老年教育,扩大  城乡老年学习空间、丰富教育课程内容,创新工作 服务载体。 如杭州市推行社区共学养老新模式[34], 推动共学养老实验基地建设,力图在基层社区内达  成老年人的养老与学习共生共存,从而有效化解人  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的;第二,加快老年学习 共同体建设,培育一批具有区域特点、满足老龄群 体特殊需求的城乡老年学习社团,依托城乡优秀资  源优势,重点建设一批高品质、受众广的特色学习 社团;第三,开展老年游学实践活动,推动老年教育体验学习建设,促进老年教育与养老服务、老年旅 游、服装服饰、文化休闲等产业的融入,建设一批具有地域特色、个性鲜明的老年学习体验基地,开发 培育一批老年教育游学项目品牌。

(五)建立老年教育课程体系

“ 教育需求: 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的动力保障”[35]。 系统论认为,老年教育课程不是零星课程的散装式组合,而是个有规律性的课程体系,“老年教育不仅为某个阶段老年期服务,而且要为整个老年期服务,促进老年人终生而全面发展”[36]。 课程体系建设是老年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是老年教育为实现其价值目标而设置的课程要素,包括课程目标、内容、实施与评价等方面。 当前,我国老年教育课程建设存在“建设缺乏标准、内容同质性强、分类层次单一、缺少合作交流和评价机制缺失”等[37] 问题。 基于“基本性、特殊性和专业性”三种老年需求类别,以提升老年核心素养为目标, 构建“ 通识类+闲暇类+专业类”老年教育课程体系,促进城乡老年教育课程建设。 立足老年群体终身学习需求, 围绕“学、乐、为”目标建立健全老年教育专业开发机制,大力发展热门学科、骨干专业,逐步形成一批具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的老年教育专业品牌。紧密联系社会发展需求,加强老年教育课程资源建设,加强学习资源共建共享,建设好一批符合老年人学习需求和行为特征的优质学习资源。推动课程质量监测和保障建设,建立科学、完善的老年教育课程评价体系。

“教育均衡发展是一种历史范畴,是相对的均衡发展”[38],老年教育城乡均衡发展永远在路上。 以资源配置为核心推动城乡均衡发展,是老龄化社会对我国老年教育事业提出的更高要求,更是老年教育发展自我诉求和实践需要,以此满足适应城乡老龄群体的终身学习需求。

参考文献

[1]叶忠海,马丽华.中国老年教育 40 年:成就、特点和规律性[J].当代继续教育,2018(6):4-8.

[2]桑宁霞,高迪.中国老年教育发展的不平衡性及对策研究[J].中国成人教育,2019(3):15-21.

[3]毛建茹.人力资源开发:老年教育的一项重要使命[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7(1): 81-85.

[4]代小芳.基于主体特性的我国乡村老年教育审思[J].成人教育,2018(1):31-34.

[5]翟博.教育均衡发展:理论、指标及测算方法[J].教育研究,2006(3):16-28.

[6]徐伯钧.教育均衡的伦理实践[J].江苏社会科学, 2016(3):258-263.

[7]陈坤,马辉.共享发展:社会公平视野中的教育资源配置研究[J].学习与探索,2019(3):49-54.

[8]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 年)[EB/OL].http:

//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6-10/19/content_ 5121344.htm.

[9]Zhang,H.F. Opportunity or new poverty trap:Rural -urban education disparity and internal migration in China [J].China Economic Review, 2017(7):112-124.

[10]谢宇.公共服务均等化视角下我国老年教育发展策略[J].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20(1):84-92. [11]叶忠海.中国老年教育发展研究[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15-16.

[12]马启鹏,卢筱媚.新型城镇化中农村老年教育的现实困境与发展路向[J]. 中国成人教育,2015(1):156-160.

[13]韩伟,李靖,郑新,等.城乡老年教育协调发展研究——以秦皇岛市为例[J].成人教育,2019(4): 41-45.

[14]杨东.老年教育机构服务能力的调查与分析[J].河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9(2):1-4. [15]Blanch  flower,D.,Oswald,A.J.Well  -being  over time in Britain and the USA[J].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2000(7):1359-1386.

[16]于伟,张鹏.城乡教育差距与农村居民的幸福感知[J].教育与经济,2019(4):60-67.

[17]张合林,都永慧.我国城乡一体化发展水平测度及影响因素分析[J].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1):45.

[18]褚宏启. 城乡教育一体化: 体系重构与制度创新——中国教育二元结构及其破解[J]. 教育研究,2009(11):3-10,26.

[19]李战营.城乡教育资源一体化难在哪[J].人民论坛,2018(11):118-119.

[20]杨卫安,邬志辉.城乡教育一体化制度建设:共识与问题[J].当代教育与文化,2014(3):84-89.

[21]张薇.我国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发展历程和建设策略[J].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19(6):123-129.

[22]国务院关于印发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的通知[EB/OL].http://www.gov.cn/zwgk/ 2012-07/20/content_2187242.htm

[23]穆光宗.成功老龄化:中国老龄治理的战略构想[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5(3):55-61

[24]张旭升,林卡.“成功老龄化”理念及其政策含义[J].社会科学战线,2015(2):185-190.

[25]孙玫璐,李建攀,王霞.老年核心素养体系框架初探[J].终身教育研究,2019(2):10-14. [26]Tam,Maureen.Later life learning experiences:listening to the voices of Chinese elders in Hong Kong[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ifelong Educa- tion,2016(5):569-585.

[27]哈尔滨成立老年教育集团[EB/OL].http://www.

xinhuanet.com/local/2018 -03/27/c_1122599335. htm.

[28]倪闽景. 一种战略性的养老方式[N]. 人民政协报,2019-06-14(1).

[29]吴燕.教育养老:一条提升农村老年人精神生活质量的新路径[J].兰州学刊,2014(4):116-120. [30]汪国新.社区共学养老:特征、意义与实施策略

[J].中国成人教育,2018(17):126-130.

[31]郭彩琴.教育需求: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的动力保障[J]. 内蒙古社会科学( 汉文版),2014 (2): 153-158.

[32]叶忠海.中国老年教育发展的若干基本问题[J]. 河北师范大学学报( 教育科学版),2017 (5): 47-50.

[33]朱志远, 陈彦彦. 我国老年教育课程建设的现状、问题及优化[J].合肥师范学院学报,2019(4): 78-81.

[34]张伶.教育公平视阈下学前教育的城乡均衡发展研究[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2(10):6-10.

文章原载于《职教论坛》2020.06 p119-126